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第九特区

第二六二一章 全员备战(盟主更)

第九特区 伪戒 4432 2021-09-14 09:52

  夜书斋 www.yeshuzhai.com,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!

   三天后。

   马老二带着区外军情部打探回来的消息报告,在川府重都见了秦禹。

   办公室内,马老二插手看着秦禹说道:“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,罗格在五区被绑架,很大可能是因为他的卡尔里集团,在四区拥有的一块资源产地。”

   “什么资源产地?”秦禹皱眉问道。

   “量级不算小的石油,以及天然油气。”马老二面色严肃地回道。

   “什么?”秦禹听完后一脸懵B:“老南非能发现石油?!”

   “刚开始我也不信,因为四区的地质资源很丰富,但唯独石油资源十分匮乏,在纪元年前他们就是贫油国之一。”马老二插手说道:“但贫油不等于一点没有啊。经过再三核实,卡尔里集团掌握的资源地,有部分区域就是油田。”

   秦禹非常清楚,马老二如果没有很大把握,那是不会在自己耳边叙述这个信息的。他能说,就说明军情人员已经尽最大努力核实过这一信息了。

   石油,这太意外了,秦禹一时间联想到很多。

   马老二继续介绍道:“根据我们的调查,罗格是欧盟一区民政谠扶持的红色资本,他在四区拥有的那一块资源地,好像也是上层授意后,他才出资购买的。并且当时因为四区政权不稳,而这块地又不在某个商业集团或是政F当中,所以罗格在操作的时候,也是花费了很大力气。他以建造民用港的名义,征集了海岸,以及部分海域区域,并想尽一切办法给当地民众做出了经济补偿。最后拥有海域和海岸使用权的民众,也在补偿协议上签字了,所以这块地才能被他弄到手里,并且一切手续都是合法的,被联合政F承认的。”

   秦禹一点就透,皱眉沉思许久后问道:“他被绑架应该跟特首要换届有关系吧?”

   “对的。”马老二立即点头:“他是一区民政谠的人,而共和谠那边的特首又想连任,所以……他应该是准备在民政谠候选人,彻底进入候选状态拉票时,再公布自己发现油田的事儿,并且以低价钱将油田的开发权交给民政谠这边,以此来为他的政治关系加码,搞政绩。”

   “共和谠说不动他,所以决定绑架他?”秦禹顺着马老二的思路问道。

   “对的。”马老二缓缓点头:“就因为他不是共和谠的人,所以才会政治避难到五区,等待时机。但没想到……共和谠找了周系的人,把他直接绑了。”

   “这个油田有多大量级?”

   “在纪元年前的话,这个油田量级是上不了台面的,但现在这种环境,原油资源太重要了,可开发的油田也太少了,所以……它的价值是很大的。”马老二皱眉说道:“我们在区外的军情人员向卡尔里集团的高管买来了一份情报,他们声称这个油田的总产量,大概有10亿桶。”

   秦禹听到这话,心里已经开始流出了哈喇子。

   “最主要的是这个油田的油田气储备也不少。”马老二继续说道:“这对四区来说更为重要……因为他们的天然气产量也很低啊。”

   “这就是为什么滕巴兵团最近不停遭受到绞杀的原因!”秦禹已经彻底想通了这中间的利害关系:“红巾军,周系,都想尽快解决官军,拿到这个资源。”

   “应该是。”马老二表示赞同。

   “他妈的,既然是这样的话,那这个罗格很重要啊。”秦禹背手说道:“咱们正好找不到一个正当理由,军事进入四区,那如果能摁住这个罗格,拿到他的地皮所有权,那这个理由就有了。”

  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   “命令付震想办法把人给我截回来!”秦禹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如果能拿到这块田,咱们远征的军费也有报销之处了。”

   “明白!”马老二起身继续说道:“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。”

   “什么?”

   “你的老情敌赵宝宝,目前是罗格的男秘书,他也被七区的军情人员抓了。”

   “什么?真是他?!”秦禹之前看过赵宝宝的侧影照片,心里觉得熟悉,但还是没有敢认。

   “是的,鬼知道他怎么跟资源大亨混在一块了。”马老二也很无语地说道:“不过他这个人挺正的,如果……能跟他沟通上,那截住罗格,以及后续给他做工作,都有很大帮助。”

   “你啥意思呢?”

   “……能不能让嫂子,在关键时刻跟他通个电话?”马老二委婉地问道。

   “滚!”秦禹吼着骂道。

   “呵呵,开个玩笑。”马老二咧嘴一笑,低声说道:“我是觉得,可以让咱们的军情人员,冒险和他们接触一下。”

   秦禹思考一下,缓缓点头:“这个事你自己判断就行。”

   ……

   当晚,七点多钟。

   付震,老詹,小六三人集合了四十名军情人员,三十名部队特战队员,赶到了燕北外的小型军用机场。

   众人穿着陆军特战作战服,迈步下了汽车,步伐匆匆地拎着各种装备赶往了直升机坪。

   “快点,动作再快点!”小六在飞机旁边不停地喊着。

   旁边,付震脸上涂着迷彩条纹,表情严肃地摊开五区外海的地图,皱眉冲着老詹说道:“现在最难办的就是,咱们怎么找到渔船。”

   “是的,外海没信号,内线跟咱们没办法取得联系。一旦他们更换了航行路线,或中途去了内陆补给,那我们很容易找不到人,跟他们再三错开。”老詹也很上火:“……先往那边赶吧,路上想办法。”

   付震斟酌半晌:“行,你先上飞机吧,我再研究一下。”

   二十分钟后,躁狂症带着自己的核心班底,准备在海面上进行作战。

   ……

   顾言在跟林耀宗谈完后,就回到了西北大营,见到了自己的老婆浦娅。

   二人在一年多以前就领证结婚了,浦娅也入了三大区的户籍,并且二人在是否大操大办的举办婚礼上,也保持了高度一致的态度,那就是小范围通知亲朋好友,尽量简洁地举办婚礼。为此浦瞎子气得差点没吐血三升,他当然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风风光光地嫁出去。但无奈现在年轻人的想法他也搞不懂,再加上顾言的身份也在那儿摆着,姑娘嫁过去也算是找到了好人家,所以也就忍了。

   婚礼过后,浦娅没多久就怀孕了,在三个月前给顾言生了个儿子,所以顾老狗此次要求率兵远征,也不是完全没原因的。他觉得自己没有后顾之忧了,而顾系子弟,只要民族有战事,那必然是要驰骋沙场的。

   回到大营后,浦娅也没有劝过顾言,只轻声细语地说道:“你去吧,我跟孩子等你回来。”

   顾言摸着儿子的小脸蛋,低声说道:“你说……我爸要活着该多好啊……!”

   “等你走了,我和孩子回八区祭祖。”浦娅懂事儿地说道。

   一天后,国门打开。

   西北战区的十万精兵开始向老三角移动,而孟玺,顾言也正式挂上了帅印,带领何大川,肖克,杨连东等猛将,准备飞跃海面,空降四区。

   一统,打出去,这是老总督临死前最后的夙愿!

   现如今山河稳固,兵强马壮,这与欧盟势力迟来的一战,终究还是缓缓拉开了帷幕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