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梅府有女初成妃

第1316章不见客

梅府有女初成妃 梅开芍 6390 2021-07-21 06:25

  夜书斋 www.yeshuzhai.com,最快更新梅府有女初成妃最新章节!

   “是!”

   响亮的声音传荡在四周,这是天兵在回应梅开芍。

   百姓们抬头看去,落入眼帘的便是腾云驾雾的天族中人,将士们身着白色铠甲,气宇轩昂,约莫着有百来号,手持锋利武器,气势凌人,定然能战胜那些恶毒的女人!

   惊慌失措的百姓们仿佛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他们心里得到了安慰,不再那么惧怕,这会儿就眼巴巴的等着这些上仙们将他们救出水火。

   百姓们自发的跪了下来,并不是约定好的,而是陆续跪下,众人纷纷开了口:“上仙,一定要救我们!”

   “上仙,求你救救我们……”

   类似求救的声音连绵不绝,周遭乌泱泱的,根本听不清大家都在说什么,不过唯一能猜到的就是大家都在说高话。

   瞧着这样的场景,梅开芍忍不住揶揄起来:“想想其实也挺可笑的,为了让他们赶紧撤退,真是煞费苦心,可是他们根本不领情,但是现在遇到危险,天兵们出现了,他们便特别兴奋,觉得天兵救他们于水火之中,早就忘了咱们之前做的那些了。”

   一旁的姜子溯开了口:“人性本就如此,只有亲身经历危险,才知晓到底谁对他们好,咱们劝他们的时候并没有出现危险,所以不会对咱们有什么深刻印象。”

   “有道理。”梅开芍点了点头。

   这时天兵们已然来到了众人身边,天兵们跟那些女子比试了起来。

   普通兽族能在人族面前耀武扬威,却不敌天兵,节节败退,这可急坏了彩蝶。

   彩蝶一边对抗着天兵,一边对着慕容寒冰开了口:“慕容寒冰,你能不能帮帮我,我不能亲眼瞧着她们死去,要知道她们是我的族人!”

   慕容寒冰自打天兵到来后就没有继续对付兽族,这会儿像梅开芍他们一样站在一旁观摩。

   梅开芍冷嗤一声,她已经听到了彩蝶说的这番话,打不过就要使美人计,这真是可笑。

   云霖忍不住了,这会儿开口说道:“天君,我不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能让你忘记我们天族众人,但是我只能告诉你,眼前的这个女人是坏人,而且一开始你的目标就是跟天后一起对付她们,倘若你袒护兽族,那就是违背了最开始的初心。”

   听到这里,慕容寒冰蹙了蹙眉头:“所以说我是天君?我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些兽族?”

   “慕容寒冰,你真是愚不可及,你已经亲眼瞧见了彩蝶她们的罪恶行径,这个是在你面前公然的杀人,而且到最后你也冲出来救了不少百姓,事情已经摆在明面上,麻烦你不要沉浸于美色之中,还是好好动动你的脑袋。”

   梅开芍冷冷的开了口,之前慕容寒冰做的那些事情让她很是愤怒,她已经记恨上了男人,男人忘记了很多事情,更是对这个彩蝶情有独钟,这让她觉得自己看错了人,有种眼前人非彼时人的感觉。

   云霖没想到梅开芍会说的这么直接,这会儿吓了一大跳,在心里默默的佩服天后,真没想到天后会说出如此狠厉的话。

   慕容寒冰跟彩蝶很是震惊,彩蝶震惊于男人竟然是天君,而慕容寒冰则是震惊于梅开芍说的那番话。

   是啊,事情已经摆在了这里,彩蝶确实不是什么好人,可是自己却莫名觉得彩蝶不错,是有些是非不分,梅开芍说的那些完全是对的……

   不消片刻,天兵们便解决了彩蝶的大多数手下,最后只剩下彩蝶跟蝶舞蝶凤,三人背靠背,她们头发很乱,衣衫褴褛,很多地方都沾染上了血。

   她们眼眸里带着深深的疲倦,已经打斗了很久,这会儿确实很累了,彩蝶咬了咬唇,这会儿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   扑通……

   彩蝶忽然跪了下来,她很快开了口:“我求饶。”

   “谷主……”

   蝶舞跟蝶凤纷纷开了口,在她们看来绝对不能求饶,哪怕战死都不能让步,如今谷主这么做,让她们很失望。

   彩蝶面色不改:“够了,我知道你们想要说什么,可是现在已经死了很多人了,我不想让你们两个也死掉,跟我一同跪下!”

   彩蝶的话里带着毋庸置疑,蝶凤跟蝶舞相互对视一眼,而后两人很快跪了下来。

   彩蝶看向了慕容寒冰:“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你的真实身份,看来梅开芍是你的娘子,不过我想天族的事情还是由你来定夺的,我不该骗你的……如今我跟你求饶,请你责罚。”

   真是柔情蜜意,梅开芍在一旁瞧着,脸色越发难看了,她气不打一处来,偏偏她这会儿什么都不肯说,就静静的看这两个人在这里腻歪,她觉得自己快要气出内伤了。

   不提杀人的事情,彩蝶反而只说她欺骗了慕容寒冰,真是高明。

   思付再三,慕容寒冰终于开了口:“来人,把她们带回去吧。”

   “是!”天兵纷纷领命。

   梅开芍紧紧攥着拳头,直到骨节泛白,这才慢慢松开。

   这可不符合慕容寒冰的作风,平日里男人绝对不会手软,如今真是开了先河,可见慕容寒冰真的很喜欢这个彩蝶……

   仙气缭绕在不远处,天宫就仿佛屹立在神秘莫测的地方,这里随处可见的便是仙鹤,宫殿是白色的,白色象征纯净典雅,这里的亭台楼阁修筑的极为精致,不远处的无忧花散发着淡淡的幽香。

   彩蝶环顾四周,这里简直是人间天堂,实在是太漂亮了,本以为山谷就已经修筑的不错了,现在看来山谷跟天族相比,简直是云泥之别。

   彩蝶三人并没有被押着过来,她们身后跟着天兵,很是自由,怎么看都不像犯人。

   这也怪不了天兵,并不是他们玩忽职守,而是天君并没有说清楚,天君只是要他们把这几个女子带回来,并没有说押回来,他们总不能粗鲁的对待这两个女子。

   梅开芍跟云霖走在最后面,梅开芍一直盯着彩蝶,恨不得将彩蝶看出个洞来,云霖无奈的摇了摇头,这件事真的不怪天后,是天君拎不清,怎么能随意这么做,要知道彩蝶可是恶人,对恶人产生情愫,实在不应该。

   天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排彩蝶,这会儿忍不住开了口:“启禀天君,我们有一事不明,不知道这三个女人该如何安排?”

   “让天后给她们安排住所。”

   “是。”天兵立马应了声。

   听到这里,梅开芍顿时风中凌乱了,她有些忍无可忍,径直来到了慕容寒冰身旁:“依着规矩,这几个女人要被打入天牢的,你这么处理,会不会有些不妥善?你这样做肯定会引起非议,不要说我觉得有些不妥,只怕那些长老们也会觉得不合适。”

   “我是天君,我做事不需要看他们的脸色,我这么做自有用意,虽说我对你没了什么印象,但大家都唤你为天后,想来你以前是我最亲密无间的人,既如此,就应该按我的吩咐去做,就算天后也要依着我的心意。”

   慕容寒冰面无表情的开了口,梅开芍瞧着,只觉得慕容寒冰特别欠揍,原本这个天后之位,自己并不是那么想坐,要不是这男人说什么荣登天位很是孤寂的话,她才不会依着男人成为天后,要知道不坐天后真的很潇洒。现在成了天后,反而束手束脚的,很多事情都没办法随心所欲。

   可是听慕容寒冰的意思,如今他竟然拿身份压自己,就好像自己贪图这个天后之位一般,这让梅开芍觉得十分可笑。

   梅开芍愈发失望了,这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:“既然天君这么说了,那自然要好好的安排这几个女子,将恶人带到天宫来,反而要好好的对待她们,不知道的,只怕还以为这几个女子给天君施了什么迷魂药。”

   说罢,梅开芍迈着大步离开了,根本不愿意搭理慕容寒冰。

   云霖脸色微变,这会儿忙行礼告别,他连忙跟在梅开芍身后,眼下想好好劝说梅开芍。

   虽说云霖是贴身伺候天君的,可是跟天后的感情也比较深厚,主仆之情不言而喻,如今天后明显是生气了,总不能坐视不管。

   现在天君迷迷糊糊的,而且对这个彩蝶特别好,肯定是被这个彩蝶引诱了,可是相信用不了多久,天君就会恢复正常,在天君回过神来肯定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,所以这个时候要把控好天后的情绪。

   云霖是这么想的,可是有些人却语出惊人,这时蝶凤阴阳怪气的开了口:“怎么看都觉得有问题,天后跟云霖的关系好像很是不错,天君还在这里,云霖怎么可以跟着天后离开,真不知道天族的规矩到底在什么地方,倘若要是让外人知晓,只怕外人会以为天后要比天君来的尊贵。”

   姜子溯在一旁听着,这会儿开了口:“你不过只是一个恶人,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的,虽说天君要以礼相待于你们,可你们从骨子上还是没有改变,你们杀生无数,就是恶人,行事还是不要太过于猖狂,倘若继续在这

   里胡言乱语,只怕会引起公愤。”

   “你……”

   蝶凤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,这会儿一脸难堪。

   “好了,什么都不要多说了,这里毕竟是天族的地盘,咱们还是小心些比较好,不要太放肆。”

   彩蝶很快开了口。

   见谷主开了口,蝶凤还能说什么,这会儿只得低下了头。

   梅开芍很是恼火,这会儿并不愿意回宸宫,思来想去,最后还是去了慕容睿的暖阁。

   暖阁虽说比不上宸宫宽敞,也有正厅跟不少屋子,就是寻常人家住,也能住十几口人。

   慕容睿长大了,不需要奶娘了,奶娘便特意搬了出去,而睿儿不近女色,不喜欢那些萦萦绕绕的女子陪伴在身边,因而伺候他的全部都是一些小厮。

   慕容睿今日休沐,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这天刚好待在暖阁,见母亲来了,这会儿很是奇怪,他连忙上前相迎:“今日母亲怎么来了?”

   “睿儿,我是来投奔你的,你这里应该有我住的地方吧?我跟慕容寒冰吵架了,我也不愿意回去。”

   梅开芍恼火的说了起来。

   听到母亲说的这番话后,慕容睿只觉得有些好玩,这两人平日里感情特别好,怎么好端端的就吵架了,不过想来也是小打小闹,应该没什么要紧的,估摸着用不了多久就好了。

   睿儿连忙道:“母亲愿意住多久就住多久,不过母亲一直不回去,只怕爹会恼火的。”

   “你不过五百岁,怎么油嘴滑舌的?”梅开芍瞥了睿儿一眼,开口说道:“我跟你爹的事情只怕短时日内没办法了结,就暂且住在你这里,等过段日子,我换个地方重新盖几间茅草屋,到时候会搬出去的。”

   梅开芍开口说道:“我就住最宽敞的厢房了,出去了好一阵,打心底里劳累,我得好好休息一下,不管谁过来,都恕不见客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