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盛夏星光

第82章

盛夏星光 贝晓莞 6895 2020-06-26 11:31

夜书斋 www.yeshuzhai.com,最快更新盛夏星光最新章节!

《盛夏星光》 文/贝晓莞 /独/家/首/发/谢/绝/转/载 陆梓楠来时,盛夏正半躺在贵妃椅上,睡颜安宁。

午后醉人的阳光洒落在她身上,折射出星星点点的光芒,温暖而又柔软。

他弯腰捡起滑落在地上的毛毯,轻柔地盖在盛夏身上,并将她握在手中看了三分之一的书收起,放在她身旁的矮桌上,刚起身回眸,恰见盛夏已敏感地睁开了双眼。

瞳孔聚了聚,见是他,才无意识地松了一口气,“哥。”

陆梓楠轻“嗯”一声,摸了摸盛夏被阳光晒暖的发顶,等她回了回神,才轻声道:“我这次来,除了看你,还有两件事……”

“这样?”

盛夏淡淡道:“先说好消息。”

陆梓楠点头,“好消息是你前后被国内外两大奖项提名最佳女主角,”

盛夏一怔,脱口道:“当真?”

“真的。”陆梓楠笑着肯定,“林安迪一早通知我的。”

盛夏虽然因为身体状况等原因,并没有参与《护国公主》的宣传活动,但她在《护国公主》里的表现有目共睹,虽然因着之前深陷绯闻风波,而人气受损,但并不妨碍《护国公主》上映后,业内人士及观众对盛夏表演的肯定。

有许多网民甚至最初以“骂盛夏”的目标去观影,而最终变成了盛夏的影迷。

更有言待的粉丝在支持自家爱豆之余,还主动帮盛夏打榜做宣传。

他们理由也很直接――我们爱豆看上的女人,就算心痛,也要一并爱着。

而《护国公主》自上映首日拿下单日票房榜首后,更是一路走高,至今日早已稳坐当季票房冠军的宝座。

也因此,林安迪在接到国内百花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提名通知时,并没有太多惊讶,反而是柏林电影节的最佳女主角提名让她为之振奋。

迄今为止,国内女艺人在国外几大电影节上的提名奖项可谓之寥寥无几,而盛夏在此时能异军突起,不论是否可以获得奖项,于他们而言,都是利好消息。

林安迪这才特意拜托了陆梓楠来告知盛夏这一好消息。

盛夏也确实高兴,此时此刻,这种来自于努力付出而得到的肯定,让她倍感欣慰。

至少,老天都是公平的,不是吗?

“还有一个呢?”盛夏含笑望着陆梓楠,“哥。”

“还有一个不算是什么坏消息。”陆梓楠斟酌道:“爷爷虽然答应你,说服苏爷爷跟他一起去参加研讨会,但毕竟时间有限,加上柏林电影节开幕式的时间已经定在下个月,所以……”

陆梓楠轻叹一声,落声道:“旖旖,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,等你参加完柏林电影节,必须要跟我去美国。”

去美国做什么,兄妹两人之间不言而喻。

盛夏的病,不能再拖。

她需要手术,也必须手术,即使手术也未必能保证她可以康复。

但盛夏也别无选择。

来苏家前,她早已经和陆梓楠商定,由陆梓楠想办法让盛夏在苏家时避开苏爷爷的问诊,毕竟盛夏的病,根本瞒不过苏爷爷的医术。

而陆梓楠给盛夏留下的时间,也只有一个月。

只有一个月啊……

盛夏望着窗外的夕阳,勾唇一笑。

她想做的事情,还有很多呢。

随后,陆梓楠又给盛夏做了几项日常检查,确定她身体状况暂时稳定后,便准备离开。

盛夏也不多留,只微笑着起身相送。

可没成想,兄妹两人刚走到院外,便听到门外传来些许断断续续的吵闹声。

盛夏循声望去,透过门缝却只能看到苏家门口停着一辆纯黑色的商务车,别的倒是什么都看不到。

见此,盛夏不由得有些纳闷。

这里到底是苏宅,苏爷爷虽然退休多年,但威望仍在。

这会儿究竟是谁趁着苏爷爷不在家在门前吵闹呢?

难道是……

“是沈欣。”

陆梓楠的声音划过耳畔,也同时肯定了盛夏心中的想法。

果然是她。

虽说盛夏这次住在苏宅的目的,就是为了沈欣,可她没想到的却是沈欣会来的这样快。

快到让人意外。

又或者说,让人意外的是沈欣对梁森的感情。

盛夏眨眨眼,望向不远处渐渐被人打开的大门,轻声戏谑道:“看来……她真的很紧张梁叔呢。”

陆梓楠一怔,继而微微一笑,看向不远处缓步走来的男人,礼貌道:“梁叔。”

话落,盛夏也微笑道:“梁叔今天回来得好早。”

许是因着方才在门外的不愉快,梁森缓步而来时,表情还留有几分不耐,可看到院子里并肩而立的陆梓楠和盛夏,脸上倒是很快露出了笑意,“你们俩怎么都站在院子里聊天?尤其旖旖,你不能吹风,快回去!”

盛夏乖巧地点点头,“我知道,我只是出来送送哥哥。”

梁森的目光又顺势转向陆梓楠,“梓楠不留下吃饭吗?苏木一会儿也该回来了。”

“不了。”陆梓楠玩笑道:“家里只有我妈一个人,如果我也不回去吃晚饭,她该发飙了。”

闻言,梁森也不好再留,只叮嘱盛夏早去早回,便放两日离开。

等梁森的身影彻底隐没在客厅门后,盛夏才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,随着脚下前行的步伐,一寸一寸地锁定在苏宅门外的榕树下,那略显单薄的身影上。

沈欣,我等你很久了。

住院期间,丁成曾告诉盛夏。

沈欣此人,藏得最深。

几乎所有的事都与她有关,但也仅限于有关,而已。

她的手,不干净,却从未直接染血。

可是盛夏需要证据,需要能将沈欣一击必中的证据。

所以她在搏,用自己去搏。

她要逼沈欣,逼得她丧失理智,逼得她无路可退。

盛夏一步步行至门边,晦暗的眸光直视着距离她不过几步之遥的沈欣,“才几天不见,你就变成了丧家之犬,倒真是让我欣慰。”

沈欣冷笑着,吐出一个烟圈来,“丧家?你是在说自己吗?”

“于你而言,有梁叔在的地方才是你的家,不是吗?”盛夏淡笑着,“而现在,他的身边却已经没有了你的位置,所以我说你是丧家之犬,不对吗?”

两个简简单单的反问句,却是沈欣无法反驳的事实。

她忽然重新审视起盛夏,距离上次见面,才不过短短数天,这个女孩身上的气质却再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而这一次的变化,甚至让她感到熟悉。

曾几何时,她也曾一身孤勇,满眼决绝,不择手段地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,而全然不顾。

呵。

沈欣讥笑,“你以为你变成我,就可以打败我?”

“变成你?”盛夏抬起手,食指轻摇着走进沈欣,“我可不是你。”

“你爱梁叔,我却不爱他。你这一生都被你所谓的爱情驱使着,所以这辈子,他都是你最致命的弱点。而我……”盛夏轻笑一声,“我要感谢你,亲手杀死了我最后的弱点!”

盛夏抬手,轻柔地抚上沈欣细白修长的脖颈,一点点收紧,逼得沈欣抬头,对上她的目光,“我曾想要放过你的,沈欣。我想过为了我的孩子放弃这一切,包括寻仇。因为我不想他一出生,就看到这世界的黑暗和仇恨!”

“是你,是你毁了他,也毁了我最后的良善!”

盛夏突然松开手指,满意地看着沈欣因憋气和气怒而褪去一贯冷静的脸。

“有句话你说的很对,苏木的确护不住我,所以我是不是应该寻求一个更有力的□□呢?”

盛夏收回手,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,声音清浅,却意味不明,“你说,若我要替代你,需要多久?一天?两天?还是一周?或者一个月?毕竟你是因为当年失去了一个孩子才能进梁家的门,而我……”

盛夏看着沈欣,略带嘲讽,“也因为你,失去了一个他们家的孩子呢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沈欣瞪着一双发红的眼睛,扑过来想要抓住盛夏,却又被陆梓楠辖制着肩膀,而动弹不得,只得恶言恶语地威胁:“秦旖!你不得好死!你跟你妈一样!都是贱`人!贱`人!”

话音未落,盛夏扬手甩向沈欣。

“啪啪”两声落下,沈欣白皙的脸颊上便现出清晰的红印。

“你不配提起我母亲!”

盛夏抬手,捏住她的下巴,亦如当初沈欣对她做的那样,目光嫌恶而怜悯,“沈欣,你知道的,我们都知道,梁叔心里最爱的人是谁?如果他知道是你杀了他最爱的人,你说……他会如何待你?又会如何待我?”

盛夏接过陆梓楠递过的湿巾,细细地擦拭过每一根手指后,微笑着向陆梓楠挥手道别,然后一步一步地退回苏宅。

盛夏始终看着沈欣,像一个骄傲的胜利者看着失败者。

那模样仿佛在说,看啊,我可不是你。你才是一个失败者!

苏家的大门终于缓缓闭合,而盛夏脸上最后的笑容却越发清晰地印在沈欣的眼中,连同盛夏身后那一栋她永远无法踏入宅院,一并记恨在心中。

她不会放手。

绝不会放手。

不过一个秦旖,一个苏家,只要挡了她路,都毁了又何妨?

院内,盛夏看着终于再次关闭的大门,沉默地收起脸上虚伪的笑,只是一双越发深沉的星眸仍一瞬不瞬地凝望着那老旧的门板。

可她眼前只有门板。

她看不到沈欣因为怒恨而生生用手心攥灭的香烟,也同样看不到在另一个粗壮的榕树后,孤身抽烟的苏木。

□□吗?

苏木看着指尖快要燃尽的烟头,自嘲地想,他确实太不够格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