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盛夏星光

第83章

盛夏星光 贝晓莞 11687 2020-06-26 11:31

夜书斋 www.yeshuzhai.com,最快更新盛夏星光最新章节!

《盛夏星光》 文/贝晓莞 /独/家/首/发/谢/绝/转/载 门外响起敲门声时,盛夏正倚在阳台的护栏旁,沉默的抽烟。

月明星稀的夜晚,总是将她指间那零星的一点火光衬托地越发清晰,亦如她心底喧嚣着的情绪,都好似要在这样静谧的夜色里,冲破禁锢。

听到声响,盛夏随手按灭指间的烟,才不急不缓地走去开门。

门刚打开,盛夏只觉得眼前略过一叶黑影,下一瞬,灼热的吻铺天盖地般袭来,她抬手挣扎,却被那人紧紧抱入怀中,顺势推至墙边,压制了手脚。

盛夏闭了闭眼,鼻间萦绕的酒气,陌生而浓烈,却遮不住他身上那一抹浅淡而熟悉的药草香。

苏木……

盛夏背抵着冰冷的墙面,身前压着苏木滚烫的身体,原是冰与火的激情,她心里却生不出半点情愫。

盛夏眨了眨眼,将眼底的酸涩忍下,抬起手,缓缓向上,于那一室月色中轻柔地抚过那人利落的短发。

一下一下,从上而下,由指腹,到掌心,直至手掌整个略过他细软的发丝,再重新向上,以此往复。

苏木沉默良久,终于抬起头来,清俊的脸上,那曾经如同浩瀚夜空的黑眸深深地凝视着盛夏,黯哑的声音甚至混着一丝颤抖。

“小旖。”他说,“我是真的爱你。”

我曾以为你只是我棋盘上的一枚棋子,可用可弃。

我曾以为这世界之大,我只爱自己。

可是小旖,我是真的爱你。

真的,只爱你。

“太迟了。”盛夏微笑着,任由眼泪划过脸颊,“我不爱你了。”

爱,太苦。

我不要了。

“苏木。”盛夏轻声说,“我心里的愁你解不开,我心里的怨与你有关,我们之间……回不去了。”

话音未落,苏木忽然俯身紧紧将盛夏抱住,他眼中那一瞬暴露无遗的慌乱,像极了一个迷途而孤单的孩子。

盛夏的手,抬起又放下,终于没能狠下心将他推开。

昏暗的房间里,不知是谁的梦呓,断断续续传来。

“你等我,再等等我……我答应过会帮你,杀她……你爱我,好不好?”

……

一周后,一年一度的百花电影节颁奖典礼如期在c市举行。

当晚盛夏身穿一袭黑色曳地长裙,与《护国公主》剧组众人一同走上红毯。

与之前几次红毯经历不同,这次盛夏一出现就成了全场的焦点。

等候多时的记者早已按捺不住地举起手中的话筒提问。

记者a:“盛夏,此前早有人说你是此次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最有竞争力的女星,对此,你怎么看?”

“谁说的?”盛夏微微一笑,红唇性感而调皮,“评委吗?”

当然不是。

记者b:“盛夏,此次电影节后,你会将工作重心转移至国外吗?”

闻言,盛夏歪头笑道,“我有说过吗?”

当然没有。

记者c:“盛夏,电影节后,有什么新的工作安排可以透露一下吗?”

“可以啊。”盛夏随口回答,“可惜我也不知道。”

众记者:“……”

直到此时,记者们才恍然发现,此时的盛夏,早已不再是昔日里,面对他们的百般刁难时只能用沉默以对的女孩。

她似乎变了许多,却又让人觉得这样或许才是真正的她。

舞台之上,她娉婷而来,烈焰红唇的妆容,恰到好处地衬托着她的美,尤其那一双星眸,映着苍穹之上的银河,灿若星辰。摇曳的黑裙上,碎钻闪烁着淡淡的华光,即使盛夏身上再无其他首饰,也依然于夜色下,熠熠生辉。

仿若她就是为这舞台而生的星辰,举手投足间,张扬洒脱,眸光婉转时,勾人心魄。

可盛夏到底没能如愿拿到影后的桂冠。

当主持人一字一顿地朗声念出“令唯夕”的名字时,盛夏就知道,她终究还是错过了。

那个与她失之交臂的“影后”。

她终究无法拥有。

令唯夕直到站在领奖台上,还有些愣怔。

相较于此次盛夏将一个末代公主的无奈和孤勇诠释到极致的演绎,令唯夕不得不承认,她败了。

这一次她确实比不过盛夏。

可主持人的口中,却依然念出了她的名字。

她下意识地想要拒绝,却被身旁的沈欣用力拥抱,并顺势推上那象征荣耀的舞台。

华光笼罩下,人影淡去,令唯夕一步一步行至舞台中央,回身,不由得在黑暗中寻找那一抹熟悉的身影,却只看到盛夏站在黑暗的尽头,对她淡淡的笑。

像一株静静盛放的幽兰,遗世独立。

而后,她挥手,连同影子一起消失在黑暗里。

如同此后数年,消失在众人眼中一般。

相较于在场众人的惊愕,盛夏反倒对此习以为常。

掠夺。

不一直是沈欣最惯用的手段吗?

若是从前,她或许还会有不甘,还有愤懑。

而现在,却只觉得无趣。

名利这种东西,若不在意,就真的可有可无了。

盛夏缓步行至方才走过的红毯,不由得停下脚步。

那孤单的灯光下,是一条红毯铺就的通向彼端荣耀之巅的路。

看似笔直平缓,却最是蜿蜒艰险。

“丁哥。”

盛夏看向身旁一直默默陪着她的丁成,轻声笑道:“你说,我是不是很失败?明明说好要报仇,却一直是板上鱼肉任人刀俎。明明扬言要站在那荣耀之巅,却直到今时今日依然落得铩羽而归。”

“不会。”

丁成抬起头,望向那红毯之路,沉稳的声音一点点散落在夜色里,“在我心里,你就是‘卫冕之后’!”

卫冕之后?

盛夏将丁成送给她的称号,在心里默默念了两遍,不由得笑了。

她抬脚,重新走向红毯。

那一瞬,喧嚣复至。

她身前,是镁光灯交织而成的光影,如影随形。

她身后,虚无的夜空之下,星光孤寂,徒留黑暗。

一步天堂,一步深渊。

“盛夏!”

陌生的声音在身后呼唤她的名字,盛夏下意识地回过头去,闪光灯略显刺目的光在此时闪过眼前,她嘴角淡然的微笑也彻底定格在拍照人相机里的胶片中。

盛夏挑了挑眉,看向不知何时出现的记者,调侃道:“不会专程来偷拍我的囧样吧?”

“怎么会?”记者哈哈一笑,将方才拍摄的照片连同相机一并交给丁成查看,“让丁哥看,这照片对得起天地良心!”

丁成没接相机,倒是看了一眼照片,不由道:“很美,留着吧。”

说罢,也不顾盛夏反驳,留下一句“我去取车”便率先离开。

盛夏本就没打算计较,此时见丁成跑的快,更不好多说,只无奈地对记者笑道:“那就留着吧,回头多洗几张送我。”

“没问题!”

十分钟后。

丁成驱车而至,可空旷的红毯旁,却再无人影。

“盛夏!”

丁成忙跳下车来,环顾四周,却只在红毯的尽头,捡到一个被人遗落在地上的照相机。

“盛夏!”

…………

翌日,盛夏因错失百花电影节影后桂冠而登上各家娱乐头条。

而以“卫冕之后——盛夏”为标题的热搜更是空降诸多话题榜榜首。

一时之间,盛夏的风头已远远超过昨晚获得影后殊荣的令唯夕。

而与此同时,不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喧闹,盛夏的眼前却只有一片黑暗。

盛夏依稀记得,在与丁成分开后不久,那名为她拍照的记者也因着要赶去采访其他演员而提前离开。

意外就发生在那名记者离开后不久。

等到盛夏从昏睡中醒来时,就已经手脚被缚着关在这里。

双眼被蒙着,她分不清昼夜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方。只凭着有限的触感,猜测自己可能被人关在一个满是稻草的地方,四周能听到风声,但好在并不阴冷。

等到熟悉了自己所在的环境,盛夏也渐渐冷静下来。

绑架她的人,无非是沈欣。

盛夏想了想,她其实不怕死,她只怕自己死得没有价值。

但不论结果如何,她与沈欣之间的纠葛,终于要画上一个句号。

念及此,盛夏轻叹一声,试探着给自己换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,再次睡去。

这些年,她其实鲜少安睡。

母亲刚去世时,她几乎日日都是从噩梦中惊醒。

后来孤身一人来到b市,最穷的时候,睡过许久的地下通道,夜风呼啸着擦过脸颊时,总有不怀好意的人,故意从她身前徘徊走过。那时不敢睡,盛夏总是靠着墙角坐一整夜,偶尔实在困得狠了,就抽烟提神。

再后来,她忙着挣钱,忙着出名,忙着报仇,也忙着提防算计。

安眠,也越发成了奢求。

屈指可数的安睡,好像还是因为醉酒的缘故?

盛夏自嘲地笑了笑,没想到她临死前,还能睡几个好觉。

盛夏就这样时睡时醒地过了许久,久到距离这屋子很远的地方,第三次响起公鸡的打鸣声时,她终于听到一些嘈杂的声音。

有人争吵,有人谩骂,有人在不住地咳嗽,还有人发疯似的砸东西。

听声音,这些人似乎就在她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地方。

虽然那声音隔着墙面传来时,让人听不大真切,但有两个声音,盛夏却听得分外清楚。

是沈欣和……梁森。

近几年,梁森的身体越发不好,盛夏住在苏宅期间,时常在夜里听到梁森压抑的闷咳声,所以此时再次听到那熟悉的咳嗽声时,盛夏几乎是转瞬间就分辨出那是梁森的声音。

可……梁森为什么也在这里?

盛夏正出神,却听不远处再次传来较之前更为混乱喧嚣的声音。

紧接着似乎有许多人从她的草屋前跑过,还有女人的呼喊和尖叫在继续。

盛夏隐约听到一声“森哥”,心念电转间,不禁拼住呼吸。

可当她想要努力听到更多声音时,草屋外,却奇迹般地恢复了平静。

亦如之前的喧闹从不发生过一般。

又不知过了多久,盛夏终于听到门口处传来一道小心翼翼的脚步声。

那脚步走的沉重而缓慢,时深时浅,却一步步坚定无比地走到她身旁。

“是……咳咳,旖旖吗?”

梁叔?

盛夏大力地点点头。

下一瞬,嘴巴里被堵了多天的布头终于被人取下,盛夏顾不得其他,惊喜地低声问道:“是梁叔吗?”

“是,是梁叔。”

说着梁森快手快脚地帮盛夏解开身上的绳子,将她拉起,护在身后,“旖旖,别怕,梁叔一定带你回家。”

回家吗?

“好。”盛夏眨眨眼,哑声道:“我们一起走。”

“好,一起走。”

话音未落,梁森再次连咳几声。

盛夏正要抬手替他顺气,却被梁森将手重新握进手心里,“人老了,就是不中用。”

“梁叔……”

梁叔摆摆手,边带着盛夏循着小路向外跑,边喘息道:“没关系的,梁叔还能跑,梁叔还要带旖旖回家。”

两人趁着浓重的夜色,穿梭在满是泥泞的乡间小路上,或跑或走,不知走了多久,不知去向何处。

直到梁森再次摔倒在泥泞里,再也爬不起来,盛夏终于泪流满面不再前行。

“梁叔!梁叔你怎么样?”

盛夏努力想要搀扶起梁森,可试了多次都没能再让他站起来。

梁森喘着粗气,歪在地上,无奈地笑道:“旖旖乖,不要哭,我没事,我就是困了。”

“梁叔!梁叔你别睡,别睡!”盛夏哽咽道:“我们还要回家呢。”

“乖。”

梁森费力地抬起手,将随身携带的一块老式怀表放在盛夏手中,喘息道:“梁叔走不动了,这是梁叔最喜欢的一块表,你把它交给苏木。”

“一定。”梁森紧握着盛夏的手,几乎一字一顿道:“一定要亲手交给苏木。”

“我答应您。”

盛夏点点头,左右看了看,她身上还是穿着参加颁奖典礼时的衣服,没有可以藏表的口袋,只好背过身去,将怀表藏进内衣里。

可等她再次转过身来去看梁森时,却发现他已不再清醒,只口中仍喃喃着一句话。

“旖旖,你快走,回家……”

“梁叔,梁叔!”

那一瞬间,盛夏甚至想过回去。

回去找到沈欣,求她救救梁森。

可最终,盛夏只是费尽全力地将梁森背起。

原因无他,当盛夏抬眸四顾时,满眼只有昏暗。

那沉重的夜色里拢着浓雾,她辨不清哪里是来时的方向,亦不知该去往何处。

她大喊救命,却得不到半点回音。

所以,盛夏只得将梁森背起,一步一停地向前走,向着有光的方向走。

她不知道自己能否走出去,不知道这一次还能否有命回家。

可是盛夏知道,她不能停,不止为了她自己,还有梁森。

“梁叔,你一定不能有事,我们说好要一起回家的。”

路上,盛夏总是努力地和梁森说话,期间梁森甚至醒来过两次,断断续续地与盛夏重复着几句话。

“旖旖啊,你不要……怪苏木,他不是有……心伤你,他只……是恨我,恨我,都……是我的错。”

“我不怪他,我从来没有怪他。”

“那就……好,那我……就放心了。”

“旖……旖啊,你能不能……跟着苏木……喊我……爸爸?一声?”

……

不知过了多久,盛夏脚下一软,已不知是第几次摔在地上,她喘了几口粗气,想要爬起来,却根本使不上力气。

盛夏趴在地上,等着眼前一阵阵伴着星点的晕眩过去,却不由得自嘲,“梁叔,你说……等明早天亮,我们是会被人救走,还是被沈欣抓回去?”

“其实,我希望沈欣快点来抓我们,至少她一定会给你找医生的。”

“梁叔,你一定不要有事……”

咸涩的眼泪,划过脸上细细的伤口,带来一阵阵又痒又疼的触感,盛夏终于自嘲地哭笑出声,“你一定不要有事,否则……否则他就真的不会原谅我了。”

梁叔,你总说苏木恨你,可你不知道,他有多爱你。

这世间,若无爱,哪里有恨?

所以,你一定不要有事,若你走了,我哪里还有脸面去见他?

梁叔,我真的从未想过连累你。

盛夏不知爬了多久,直到眼前竟然现出几许火光时,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梁叔,是有人来寻我们了吗?我竟然真的看到了光。”

她想大喊引起那些人的注意,却盛夏沙哑,出不了声,只好无奈地放弃。

“梁叔,我真的尽力了。真的……如果还是留不住你,你一并带我走吧。”

你说过会带我回家,那就一并带我走吧。

就当一命抵一命。

带我走吧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