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盛夏星光

第75章

盛夏星光 贝啊莞 7829 2020-06-26 23:02

夜书斋 www.yeshuzhai.com,最快更新盛夏星光最新章节!

《盛夏星光》 文/贝晓莞 晋/江/文/学/城/独/家/首/发/谢/绝/转/载 走出房间时,夕阳已日渐下落,暮色四合下,眼前的一切都好似晕着一层橘黄色的光圈,于这清寒的初春里,平添几分暖意在心间。

盛夏望着远处的夕阳,好似想起什么般,忽而抿嘴一笑,正欲向前走去,却听身后言待那略显低沉的声音,幽幽传来。

“夏宝。”他说,“能不能陪我走一走?”

盛夏循声回头,恰见言待抬眸向她望来。

盛夏张了张嘴,有些愕然地看着言待眼中,那压抑不住的悲伤,拒绝的话在嘴边转了转,却是如何都说不出口了。

“走吧。”盛夏最后道,“你想去哪里?”

……

四十分钟后,言待将车子停在海边。

看着车窗外稀稀落落的行人,言待苦笑着打开了车顶的天窗,“别下车了,就在车里吹吹风吧。”

这一点,盛夏倒是求之不得。

此时虽已入春,可夜幕下的海风,却仍觉刺骨,尤其伴着那海水的湿意,拂面而来时,都比平日里的春风,多了一分沁凉,仿若能透过皮肤,将冷意浸透身体。

盛夏紧了紧身上的大衣,又将帽檐压低,可还是觉得身上好不容易攒起的几丝暖意,顷刻间便被那头顶略过的海风带走,只留下一股凉意,徘徊在身边,久聚不散。

言待无奈地看着身旁在座位上缩成一团,直打哆嗦的盛夏,好气又好笑,“你怎么身子骨弱成这样了?风一吹都好像要吹散了似的。”

话虽如此说,可言待还是伸手拿过后座上的大衣,递给盛夏,“披上吧,别回头真的冻病了,安迪该怪我了。”

说到安迪,盛夏清楚地感觉到言待的声音顿了一顿,才又恢复如常。

可他不说,她也不便多问。

两人就这样沉默着坐在充斥着海风的车厢里,听着彼此的呼吸声,望着窗外夜色渐浓的黑幕,各自想着心事,静静地陪伴着彼此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言待终于率先开口。

“盛夏,你和安迪认识多久了?”

盛夏出神已久,忽而听到言待的声音,还有些愣怔,下意识地轻“啊?”了一声。

言待也不介意,只微微一笑,再抬眸时,那漆黑的眸底尽是追忆。

“你知道吗?我认识她十年了。”言待轻声说,“她十八岁入这一行,从艺人助理做起,二十岁成为一名艺人经纪人,到如今,几经沉浮,再次回归,恰好十年。”

十年,足够一个人把另一个人,揉进心底,埋进骨血。

也足以让一个人彻底忘记另一个人的存在,再见陌路。

盛夏错愕地看着身旁微扬着脸,望着远方保持微笑的言待,心底忽然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。

“你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却被言待打断。

他偏脸看一眼左侧的后视镜,边伸手抽过盛夏身上盖着的大衣,边打趣地一笑,道:“好了,你该走了。”

盛夏怔了一怔,只觉得身上好不容易攒起的一丝暖意,都随着言待抽走大衣的动作一并消弭,正欲询问,身侧的车门却忽然被人从外打开,寒凉的冷空气猛灌进来的同时,她身体一轻,还未反应过来,便已落入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。

“苏木?”盛夏惊喜道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耳畔听着她比今早离开前,更为浓重的鼻音,苏木眉头一紧,可又不好当着言待的面多说,只没好气地“嗯”了一声,看也不看一旁的言待,径自抱着盛夏转身离去。

夜色下,那车门大敞开着,任由冷风不停地灌进车内,也无人理会。

……

另一边,盛夏被苏木抱进怀里,便开始昏昏欲睡,及至苏木行至路旁的车前,盛夏竟然已经睡熟了。

苏木低眉看她一眼,见她将小脸无意识地凑近他的脖颈,那轻暖的气息也随之无声地落在他颈侧的皮肤上,暖暖的,有点痒。

心里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性,忽然就散了。

盛夏醒来时,窗外早已漆黑一片。

借着壁灯昏黄的光,盛夏掀开被角,走下床来。刚一打开房门,便闻到一股鸡汤的香味。

盛夏循着香味一路找到厨房,恰见苏木正凑近汤勺试味,灯光下,他一身浅灰色的家居服,看上去柔软而温暖。

盛夏正出神,苏木却已经发现了她。

“醒了?”苏木微笑道:“洗手吃饭吧。”

盛夏轻“嗯”一声,乖乖洗了手,坐回饭桌旁时,面前已经放了一碗香喷喷的鸡汤小馄饨。

接过苏木递过来的白瓷汤勺,盛夏迫不及待地舀起馄饨,吹了吹,便放进嘴里。

那烫嘴的馄饨皮薄馅大,盛夏轻轻一咬,馄饨皮在口中裂开,随着牙齿的咀嚼,浓郁的馅香也缓缓溢满唇齿之间。

“好吃吗?”苏木笑着问她,“尝尝馅里都有什么。”

闻言,盛夏不禁微眯起眼,放慢速度,细细地品尝口中的小馄饨。

“陈皮?”盛夏抬眸问道,“还有姜丝?”

苏木点头一笑,算是回答,见盛夏不可置信 地睁大了双眼,边抬手替盛夏将耳边的碎发顺至耳后,边温声道:“乖,特意给你祛寒止咳用的,全吃完,不许吐。”

盛夏眨眨眼,心里不确定地想,苏木这是故意的吗?

他明知自己从小到大最讨厌的两种东西就是陈皮和生姜,竟然还让这两样同时出现在她的饭桌上。

“你……”盛夏苦着脸,“你还不如不告诉我呢。”

“不告诉你,让你就这样吃下去吗?”苏木戏谑道:“那你怎么知道我的良苦用心呢?”

盛夏:“……”这人一定是故意的!

吃过饭,盛夏正在厨房洗碗,苏木却将她的手机递了过来。

“谁的?”盛夏擦着手问道。

“安迪。”

话落,等盛夏接过手机,苏木顿了一步,转身向外走去。

林安迪的声音很低,听上去有还些许沙哑,说完要交代盛夏的事情,便利落地挂断电话。

盛夏收起手机,重新将洗好的碗收进碗柜里,这才走向客厅。

沙发旁,苏木正微弯着腰,随手查看一个白色小包,见盛夏走来,他抬手一招,轻声问她:“要走吗?”

盛夏“嗯”了一声,顺势凑近,倚进他的怀里,声音听上去有些发闷,“安迪说,剧组临时通知我回去,一会儿她来接我走。”

“去吧。”苏木抬手,一手环在盛夏的腰间,一手有一下没一下轻抚着她顺滑的长发,温柔而舒缓。

盛夏歪头靠在苏木的颈间,感受着这一刻宁静,心里有些不忍离去。

一时间,两人谁都没再说话,只是无声地依偎在一起。

直到苏木忽然开口,打破这一室寂静。

“盛夏。”他说,“你能不能放弃《护国公主》?”

话音未落,苏木清晰地感觉到那怀里紧拥着他的身体忽地一僵。

他闭了闭眼,狠下心来,继续道:“退出《护国公主》,好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盛夏听到自己暗哑的声音,略带颤抖地问着身前的人。

他仍抱着她,怀抱依旧,可她却只觉得冷。

苏木没说话,只是眼睁睁地看着盛夏推开他,一错不错地看着他的眼,哑着声音,执拗地问他,“为什么?”

为什么呢?

因为令唯夕想要。

因为令唯夕的身后,是整个荣耀传媒的团队。

“你争不过她的。”苏木轻叹一声,眉心微拧着回看盛夏。

明亮的白炽灯光下,那双漂亮的星眸里含着潋滟的水光,满是不可置信,似乎对他的话,始料未及。

苏木不由得抬起手,可还没等他触到盛夏脸上的泪痕,盛夏却已经受惊似的背转过身去,几近凝滞的空间里,她暗哑而坚定的声音,尤为清晰。

“我不想让。”盛夏说,“也不会让。”

苏木站在原地,直到身后响起关门的声音,房间里,再次恢复一个人时的冷清。他揉着眉心,苦笑着一叹,“为什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呢?”

盛夏来到公寓门外,将行李箱,交给等候在车旁的闫耳,“谢谢。”

闫耳点点头,将行李箱收进车的后备箱里,回头借着公寓楼道里的微光,恰见车厢后方的座位上,盛夏的脸上有些许湿意。

这是……吵架了?

闫耳心下一怔,见盛夏怔怔地望着公寓门口的方向出神,也顺势望去。

可公寓门口却空无一人。

闫耳不由得挑了挑眉头,聪明地没说话。

正要走回驾驶位,却听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闫耳脚下一顿,循声望去,见是苏木,便点了点头,率先坐回驾驶位里。

苏木行至车边,见盛夏身旁的车窗大开着,她却不愿抬头看他,想了想,终是没再多说,只将一早准备好的白色小包放在盛夏的膝头,缓声道:“别忘了吃药。”

说罢,随手摸了摸盛夏的头,对闫耳道:“路上小心,注意安全。”

闫耳:“是。”

车子缓缓开出,将黑夜里的一切都甩在车后,盛夏终于抬头向后望去。

公寓楼下,苏木的身影,已经越来越小,直至和夜色融为一体,再也不见。手心里婆娑着他留下的药包,眼里的泪,忽然落下。

我知道我争不过令唯夕,我知道仅凭我一个人的力量,争到最后,可能也只是一败涂地。

可是我不想放弃,也不能放弃。

我做好了去撞南墙的准备,却没想过你会劝我不战而降。

苏木,我以为即使与世人为敌,我身后至少有你。

可直到此刻我才发现,你仅立于我的身前,并未在我身后。

……

盛夏回到横店的第三天,《妖女》终于完成全部拍摄镜头。

随着现场“卡!”的一声,摄像机后,导演歪着头,眯眼细细地看了一遍显示器上刚拍摄完成的几个镜头。

顿了一顿,才扬声笑道,“过!杀青!”

一时间,片场响起一片欢呼声。

盛夏接过周敏递过的大衣披在身上,微笑着向众人道谢,缓步向片场外走去。

“下周就是时装周,安迪带着钟简已经提前去了巴黎做准备,咱们恰好能空出一天时间休息。”周敏一面快声道:“需要回家休息一下吗?”

“回家?”盛夏呢喃一声,垂眸苦笑,“不用了,直接去那边吧。”

周敏虽已经猜到盛夏和苏木之间许是发生了些什么,但此刻听到盛夏不愿回b市的决定,却还是吃了一惊。

周敏想了想,正要开口,却被丁成一个眼神打断。

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丁成笑睨了周敏一眼,“周敏定机票,吃过饭就走。”

周敏:“……”

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