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盛夏星光

第74章 防抽五千

盛夏星光 贝啊莞 11100 2020-06-26 23:02

夜书斋 www.yeshuzhai.com,最快更新盛夏星光最新章节!

《盛夏星光》 文/贝啊莞 晋/江/文/学/城/独/家/首/发/谢/绝/转/载/

盛夏醒来时,才发现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地下室里。

透过房间里唯一的顶窗,可以看到窗外,已夜幕初降。

她躺在床上等昏沉的脑袋逐渐清明,又慢慢回想起白天所发生的事情,只觉得倒霉透了。

头可真是疼啊!

尤其是那块旧伤……

盛夏刚想伸手去摸自己脑后的旧伤,手心一紧,这才发现她手里正攥着一张不知是谁的名片。

许是因为手攥得过紧,名片已有些微微变形,但好在并不妨碍她看清上面的字。

荣耀传媒经纪人,林安迪?

荣耀传媒啊……盛夏想,她好像已经近一年没有回去过了?

盛夏微眯着双眼,望着顶窗外的夜空出神,攥着名片的手,却无意识地一点点收紧。

丁成推开地下室的房门时,恰好看到这一幕。

“哎!我的小姑奶奶!”丁成惊呼一声,两步走来,动作利落地从盛夏手中抽走名片。

看着手里已经被彻底捏变形的名片,丁成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看清楚,这可是林安迪的名片!是荣耀传媒金牌经纪人,林安迪!”

他抬起手,习惯性地想要戳盛夏的脑门,可看到她头上缠着的白纱,又生生顿住,只愤愤道:“你是不是傻!”

闻言,盛夏只凉凉地睨了丁成一眼,没说话。

她头上疼,自然懒得应付。

可丁成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。

他一面恨铁不成钢地骂她,一面忙着将买来的晚饭摆上小桌。等收拾完,才扶着盛夏坐起来。

盛夏的头撞得不重,只是恰好引发旧伤,所以才显得严重了几分。

丁成得到医院的检查结果后,第一时间就将盛夏带回了出租屋。

开玩笑,剧组给的钱还不够付医药费的呢,想住院?他可没钱!

不过……

“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?”丁成用筷子敲了敲碗边,“明天上午十点,带着名片去荣耀传媒大厦二十一层,找林安迪!”

闻言,盛夏喝粥的动作一顿,没答应,也没拒绝。

丁成一看见她这样闷不吭声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年纪轻轻的漂亮小姑娘,整天挂着一张生人勿进的冷漠脸,一点都不讨人喜欢!

每个人都曾经历过不同的年少轻狂,但如今这种不合时宜的狂妄,在圈子里,就是自断前程。

说私心也好,说伪善也罢,总之丁成不愿意眼睁睁看着盛夏错过这次机会。

“说你呢!”丁成虎着脸,“咚”的一声,把碗重重地放在桌上,“你明天必须去!听见没?”

盛夏埋了埋头。

正所谓吃人嘴软。嘴里喝着丁成买来的粥,让她掷地有声地拒绝他,还真是……不好意思。

“丁哥。”她低声商量,“不去,成吗?”

“不成!”

这一次,丁成把手里的筷子也一并扔了。

“你想想林安迪是谁!她少时成名,前后捧红两大影帝,一举坐上荣耀传媒首席经纪人的位置,你当那是闹着玩的吗?啊?人家那是有真本事,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尖!”

喊完仍不解气,又道:“你别管这是谁帮你,你好好抱上大腿才是正事!”

可盛夏对此,却并不见多热情,依旧不言不语地埋头吃饭。

看她这样,丁成气得胃疼。

他深吸两口气,终于忍不住地戳了一下盛夏的脑门。

“你以为人这一辈子能有几次飞上枝头的机会?一年前那次比赛,你错过了,这一次的你也不要,难道你想一辈子给人当替身演员?呵……说好听是演员,实话说就是替人挨枪子的!”丁成顿了一顿,嘲讽地笑道:“盛夏,今天是你命大!可哪天你要真一不小心过去了,我都懒得给你收尸!”

话落,丁成满意地看到盛夏的手指轻微的抖了一抖。

他这些话,并不是吓她。

在圈子混了这许多年,丁成早已经见惯那些浮华下掩盖的不堪和轻贱。

一个正经的演员都可能朝起夕落,就更不要指望那些在剧组里,形同道具一般存在的替身演员能得到多少重视。

盛夏不得不承认,丁成的话是对的。

这年头,最宝贵的是生命,最轻贱的也是人命。

没有利用价值的人,谁会在意你的生死?

盛夏闭了闭眼,心间一片荒芜。

再抬起头时,虽然那双眼底越发晦暗无光,却终究是点了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丁成“嗯”了一声,也吃不下饭,便点了支烟,当着盛夏的面,一口一口地抽,等抽的只剩下一小截烟头,才拍了拍身上的烟灰,从兜里拿出一叠钱,先数了四百,手下一顿,又多抽出一张,扔在桌上。

“今天的钱,还有剧组给的医药费,一共五百。”丁成最后说:“盛夏,丁哥今儿告诉你一句话,‘命这种东西,你不去拼,那就只能贱到泥里。’”

最后一句,他语调平平,且咬字极慢,轻飘飘地说出来,恍若一声叹息。

可这话,却又一字一句全都重重地砸在人的心头,似有千钧重。

盛夏无言以对,沉默着点点头,咽下最后一口粥,风马牛不相及地想起另一件事情。

在水下时,她虽然已近昏迷状,但隐约中能感觉到自己是被人所救。

虽看不清那人的容貌,可萦绕在她鼻间的清浅气息,却像极了苏木身上那熟悉又陌生的药草香。

所以,救她的人,会是……他吗?

“丁哥。”她咬咬唇角,问,“今天……救我的人,是谁?”

……

彼时,星空下的另一边,苏木斜倚着阳台上的护栏,出神地望着深沉的夜空。

同样想起盛夏。

他是回去还她吉他的。

车开出到路口,借着等红绿灯的空档,苏木恰好瞥见后座上被盛夏遗落的吉他,没多犹豫,他打转方向,很快驶回游泳馆。

才刚一进门,就见一个男人正面对着水下,手里拿着扬声器,急切且大声地呼唤着盛夏的名字。

不知怎的,竟回忆起儿时自己溺水时的一幕。

苏木心里一惊,根本顾不上多想,仅凭着心底涌出地那一股冲动,便飞快地跳进了水里。

他说不清楚,在看到盛夏沉在水底,生死不知的那一瞬间,他心底所迸发出来的复杂感情,究竟从何而来。

担忧,焦灼,恐慌……

甚至……害怕。

直到将盛夏带离水面,看着她脱离危险,苏木才忽觉背后竟不知何时,生出一身冷汗来。

那一瞬,他确定他心底是害怕的。

害怕这个叫盛夏的女孩子,会在他的眼前,生生离开。

夜里,凉风习习,窗帘的一角被吹得翻飞而起.

苏木垂眸,婆娑着腕上的珠串,将心中纷乱的思绪缓缓压下,片刻后,轻舒一口气,摸出手机。

“闫一,帮我查一个人。”苏木说,“名叫‘盛夏’。”

……

【手动分隔符】

盛夏:听说章节太少,小天使们不知道留言说什么?:-d

丁成:给傻贝表白就好 ̄ー ̄

苏木:比如?:)

阿贝贝:比如!阿贝贝你真可爱!阿贝贝我好喜欢你!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哒!

众:(#‵′)凸 《盛夏星光》 文/贝啊莞 晋/江/文/学/城/独/家/首/发/谢/绝/转/载/

盛夏醒来时,才发现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地下室里。

透过房间里唯一的顶窗,可以看到窗外,已夜幕初降。

她躺在床上等昏沉的脑袋逐渐清明,又慢慢回想起白天所发生的事情,只觉得倒霉透了。

头可真是疼啊!

尤其是那块旧伤……

盛夏刚想伸手去摸自己脑后的旧伤,手心一紧,这才发现她手里正攥着一张不知是谁的名片。

许是因为手攥得过紧,名片已有些微微变形,但好在并不妨碍她看清上面的字。

荣耀传媒经纪人,林安迪?

荣耀传媒啊……盛夏想,她好像已经近一年没有回去过了?

盛夏微眯着双眼,望着顶窗外的夜空出神,攥着名片的手,却无意识地一点点收紧。

丁成推开地下室的房门时,恰好看到这一幕。

“哎!我的小姑奶奶!”丁成惊呼一声,两步走来,动作利落地从盛夏手中抽走名片。

看着手里已经被彻底捏变形的名片,丁成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看清楚,这可是林安迪的名片!是荣耀传媒金牌经纪人,林安迪!”

他抬起手,习惯性地想要戳盛夏的脑门,可看到她头上缠着的白纱,又生生顿住,只愤愤道:“你是不是傻!”

闻言,盛夏只凉凉地睨了丁成一眼,没说话。

她头上疼,自然懒得应付。

可丁成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。

他一面恨铁不成钢地骂她,一面忙着将买来的晚饭摆上小桌。等收拾完,才扶着盛夏坐起来。

盛夏的头撞得不重,只是恰好引发旧伤,所以才显得严重了几分。

丁成得到医院的检查结果后,第一时间就将盛夏带回了出租屋。

开玩笑,剧组给的钱还不够付医药费的呢,想住院?他可没钱!

不过……

“我说的话你记住了吗?”丁成用筷子敲了敲碗边,“明天上午十点,带着名片去荣耀传媒大厦二十一层,找林安迪!”

闻言,盛夏喝粥的动作一顿,没答应,也没拒绝。

丁成一看见她这样闷不吭声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年纪轻轻的漂亮小姑娘,整天挂着一张生人勿进的冷漠脸,一点都不讨人喜欢!

每个人都曾经历过不同的年少轻狂,但如今这种不合时宜的狂妄,在圈子里,就是自断前程。

说私心也好,说伪善也罢,总之丁成不愿意眼睁睁看着盛夏错过这次机会。

“说你呢!”丁成虎着脸,“咚”的一声,把碗重重地放在桌上,“你明天必须去!听见没?”

盛夏埋了埋头。

正所谓吃人嘴软。嘴里喝着丁成买来的粥,让她掷地有声地拒绝他,还真是……不好意思。

“丁哥。”她低声商量,“不去,成吗?”

“不成!”

这一次,丁成把手里的筷子也一并扔了。

“你想想林安迪是谁!她少时成名,前后捧红两大影帝,一举坐上荣耀传媒首席经纪人的位置,你当那是闹着玩的吗?啊?人家那是有真本事,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尖!”

喊完仍不解气,又道:“你别管这是谁帮你,你好好抱上大腿才是正事!”

可盛夏对此,却并不见多热情,依旧不言不语地埋头吃饭。

看她这样,丁成气得胃疼。

他深吸两口气,终于忍不住地戳了一下盛夏的脑门。

“你以为人这一辈子能有几次飞上枝头的机会?一年前那次比赛,你错过了,这一次的你也不要,难道你想一辈子给人当替身演员?呵……说好听是演员,实话说就是替人挨枪子的!”丁成顿了一顿,嘲讽地笑道:“盛夏,今天是你命大!可哪天你要真一不小心过去了,我都懒得给你收尸!”

话落,丁成满意地看到盛夏的手指轻微的抖了一抖。

他这些话,并不是吓她。

在圈子混了这许多年,丁成早已经见惯那些浮华下掩盖的不堪和轻贱。

一个正经的演员都可能朝起夕落,就更不要指望那些在剧组里,形同道具一般存在的替身演员能得到多少重视。

盛夏不得不承认,丁成的话是对的。

这年头,最宝贵的是生命,最轻贱的也是人命。

没有利用价值的人,谁会在意你的生死?

盛夏闭了闭眼,心间一片荒芜。

再抬起头时,虽然那双眼底越发晦暗无光,却终究是点了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丁成“嗯”了一声,也吃不下饭,便点了支烟,当着盛夏的面,一口一口地抽,等抽的只剩下一小截烟头,才拍了拍身上的烟灰,从兜里拿出一叠钱,先数了四百,手下一顿,又多抽出一张,扔在桌上。

“今天的钱,还有剧组给的医药费,一共五百。”丁成最后说:“盛夏,丁哥今儿告诉你一句话,‘命这种东西,你不去拼,那就只能贱到泥里。’”

最后一句,他语调平平,且咬字极慢,轻飘飘地说出来,恍若一声叹息。

可这话,却又一字一句全都重重地砸在人的心头,似有千钧重。

盛夏无言以对,沉默着点点头,咽下最后一口粥,风马牛不相及地想起另一件事情。

在水下时,她虽然已近昏迷状,但隐约中能感觉到自己是被人所救。

虽看不清那人的容貌,可萦绕在她鼻间的清浅气息,却像极了苏木身上那熟悉又陌生的药草香。

所以,救她的人,会是……他吗?

“丁哥。”她咬咬唇角,问,“今天……救我的人,是谁?”

……

彼时,星空下的另一边,苏木斜倚着阳台上的护栏,出神地望着深沉的夜空。

同样想起盛夏。

他是回去还她吉他的。

车开出到路口,借着等红绿灯的空档,苏木恰好瞥见后座上被盛夏遗落的吉他,没多犹豫,他打转方向,很快驶回游泳馆。

才刚一进门,就见一个男人正面对着水下,手里拿着扬声器,急切且大声地呼唤着盛夏的名字。

不知怎的,竟回忆起儿时自己溺水时的一幕。

苏木心里一惊,根本顾不上多想,仅凭着心底涌出地那一股冲动,便飞快地跳进了水里。

他说不清楚,在看到盛夏沉在水底,生死不知的那一瞬间,他心底所迸发出来的复杂感情,究竟从何而来。

担忧,焦灼,恐慌……

甚至……害怕。

直到将盛夏带离水面,看着她脱离危险,苏木才忽觉背后竟不知何时,生出一身冷汗来。

那一瞬,他确定他心底是害怕的。

害怕这个叫盛夏的女孩子,会在他的眼前,生生离开。

夜里,凉风习习,窗帘的一角被吹得翻飞而起.

苏木垂眸,婆娑着腕上的珠串,将心中纷乱的思绪缓缓压下,片刻后,轻舒一口气,摸出手机。

“闫一,帮我查一个人。”苏木说,“名叫‘盛夏’。”

……

【手动分隔符】

盛夏:听说章节太少,小天使们不知道留言说什么?:-d

丁成:给傻贝表白就好 ̄ー ̄

苏木:比如?:)

阿贝贝:比如!阿贝贝你真可爱!阿贝贝我好喜欢你!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哒!

众:(#‵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